专访任贤良:数据资源像石油 是一种战略资源

2018-05-30 16:39:20来源:海外网
字号:

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最近颇受互联网圈关注。马云、马化腾、李彦宏等6位中国互联网的风云人物任职副会长,身后的企业整体市值数万亿……

作为这个联合会的首任会长——任贤良,从互联网行业的主管部门,到中国最大的互联网联合会,如何理解自己的新角色和新团队呢?5月29日,海外网在第三届海外华文新媒体高峰论坛上,专访了任贤良会长。

微信图片_20180530163857.jpg

“深藏功与名”:联合会最大的权力是服务

海外网: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以下简称联合会)从一成立就备受关注,我们总结了几个关键词,“中国首个由网络社会组织自愿结成的全国性组织”“全部由中国互联网领军人物组成的豪华副会长阵容”“入会组织的整体市值破万亿”等等,作为这个联合会的首任会长,对比之前的工作经历,您有什么不一样的体会?

任贤良:非常感谢网友对联合会成立的关注。确实,中国已经是世界互联网大国,我们的网民、网站、网络新媒体等等,都是排在世界数一数二的位置,我们现在有7.7亿网民,数字经济的发展去年年底达到了27万多亿,占到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互联网近20年在中国的发展,在深刻影响、改变着我们的生产生活。

前不久,召开了全国网络安全和信息化会议,习近平总书记在这次会上提出了“五个明确”网络强国的战略思想。在5月9日,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成立,也是为了进一步在建设网络强国战略当中,去落实好习近平总书记网络强国的战略思想,此举得到了互联网企业、网络社会组织的积极响应。网络社会组织和网民、网络企业等等发展的非常快,网络社会组织已经有一千多家,联合会会员单位有300多家。

网民说我们是豪华阵容,联合会的副会长都是网络的大佬,包括BAT,包括中央主要的新闻网站。还有另一些网络社会组织,包括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等。联合会的成立是顺应国家互联网发展的大趋势,当好党和政府的助手,延长政府管理的手臂,才成立了这样一个联合型的、枢纽型的、全国性的非盈利联合会。

作为联合会的首任会长,我深感责任重大、使命光荣。从2013年中央网信办成立以来,到去年的12月,我一直在国家互联网办公室担任领导职务。去年两会召开以后,我到了全国人大新组建的社会建设委员会工作,社会建设委员会是人大这一次机构改革新成立的专门委员会,也是为了和总书记提出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五位一体”的思想相一致。现在一切都在网络化,互联网成为我们整个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现代化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联合会不是一个权威机关,它的最大权力就是服务,就是给互联网企业、给网民、给网络社会组织搞好服务。一方面把党和政府的声音能够很好的、及时的、全面的、准确的传递给这些互联网;另一方面,也反映好网络社会组织、互联网企业的心声,为他们牵线搭桥,急他们所急,想他们所想,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助推网络强国战略的落实和推进。和我过去在党和政府部门工作做领导相比,到了联合会有很大不同。联合会不会像国外的非政府组织(NGO),我们不需要去和这些互联网企业、社会组织去争名夺利,我们主要是更好地围绕党和政府的中心工作,服务大局,给网络企业提供牵线搭桥、搞好服务。

在信息送达率层面 手机已远超纸媒电视

海外网:您非常了解中国互联网行业,能否给我们的海外华文媒体支支招,如何在新媒体时代发展壮大?联合会是否会考虑这些海外组织的入会?

任贤良:这次我来出席第三届海外华文新媒体高峰论坛,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因为无论是海外华文媒体,还是国内的主流媒体、传统媒体,都面临怎么样和新媒体深入融合的课题。

在以互联网为标志的信息爆炸时代,必须适应新媒体新的传播格局的变化,再不能固守一些传播的方式。我知道很多海外华文媒体还是传统媒体,在目前互联网高度发达的形势下,还是因循守旧,再去搞这些老的传播形式,跟不上新的时代发展变化,跟不上新的技术变革,那就会被淘汰。

在技术冲击面前,还是要坚持内容为王,要坚持正确的价值取向,去做好相关的内容。同时得跟上技术发展的变化,要解决好送达率,送达的同时还要讲究阅读,阅读完了最终还有一个点赞。一个小小的手机屏,现在是送达率最高、最好的,据有关机构的统计表明,人们通过“两微一端”在阅读新闻的,达到了41.7%这样高的比率,而在传统媒体只有20%左右,通过纸质的媒体、通过广播电视来浏览新闻、获取新闻信息的非常少,特别是对年轻人更是如此。海外华文媒体要看到这种变化,跟上新媒体发展的步伐。

对海外华文媒体,联合会愿意搭建平台,去促进它们和国内新媒体,和我们的会员单位之间交流、合作。从谋划来讲,联合会主要针对国内互联网企业,对于海外华文媒体作为会员单位,从目前来讲,我们还没有这方面的考虑。

数据资源像石油 是一种战略资源

海外网:网络安全在这个万物互联的时代变得越来越重要,联合会将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百度等几大互联网企业聚集,这些公司掌握了数亿网民的各项数据。在网络安全层面,联合会有什么举措来规范、监督这些企业的网络安全建设吗?

任贤良:这是联合会成立以后的一项重要建设内容。目前,互联网存储技术、计算技术、大数据、云计算不断发展,对于这些巨无霸企业,它们掌握的大数据资源是海量的。今后,企业与企业之间的竞争,国家与国家的竞争,主要是看拥有的数据资源。过去在工业化时代,更多是看你拥有的石油、能源等等资源,现在真正国与国之间的竞争,其实很多是数据资源的竞争,它是一种战略资源。

在这种竞争当中,大数据不断被挖掘,怎样确保数据安全,越来越引起大家重视。因为这不光关系到个人的生命财产安全,甚至关系到一个国家的政治安全、意识形态安全、国家安全。在搜集大数据时怎么样去尊重网民的个人隐私,遵守国家需要的一些数据的安全要求,这对互联网企业,同时对网民也提出了相应的要求。

当然,一方面我们要加强网络安全教育,另一方面确实也要制定相应的法律,比如,2016年6月1日《网络安全法》实施。此外,作为社会建设委员会的副主任委员参加全国两会时,我注意到全国人大代表也有很多的呼吁,就是要加强大数据的安全,提出要进一步推进这方面的立法。

欧洲出台了最严格的关于数据安全的立法,在制定法律的同时,我们还要加强社会的监督、行业的自律。要求企业给网民搭建平台的同时,也要使网民的数据在充分有序流动时确保安全。

虽然刚刚成立,但这已是联合会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

谈中兴事件:要下大力气摆脱被人“卡脖子”的状况

海外网:诚如您说,当前国际的竞争很大程度上是数据的竞争,那么中国互联网想要领跑世界,还需要在哪些方面进行改进?

任贤良:以我们的2G、3G、4G来说,2G、3G的时候是跟跑,4G的时候是并跑,到5G的时候我们可能会领跑。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方面,我们确实享受了网民多的红利,7亿多网民,是世界上最多的。因为大家用的多,发现的问题就多,反馈、改进、提高的就多、就快。同样一项技术,网民使用规模的不同,那么数量就完全不一样,改进、提高就大大不同。

这20多年的时间,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不仅体现在规模上,也体现在质量上,比如我们的超算、量子计算等等,都有很闪亮的突破。但我们在核心技术、关键设备上,以及整个的网络技术生态、体系上,同美国还有一定的差距。前一段时间“中兴事件”,在互联网业界、网民中产生了很大的关注度。正如总书记所说,核心技术是花钱买不来的,是市场换不来的,我们必须做好。特别是核心的芯片技术,我们现在只能规模生产28纳米,国外已经是10纳米和7纳米。有一些东西我们可以设计,但是要真正量化、量产,要有整个的体系来支撑它。

我们还是要加强自主研发,走自主可控的道路,这不仅涉及到经济安全、国防安全,更涉及到国家安全。在驱动整个经济发展中,以信息化来带动现代化上,要做不同的创新,来摆脱受制于人、被别人“卡着脖子”的状况。同时,这样也能够推动改革发展,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通过跟跑、并跑,到创新、实现领跑,在核心技术方面要加大攻关、实现突破,需要下大力气去推动。

多知道点儿:

第三届海外华文新媒体高峰论坛

5月29日,第三届海外华文新媒体高峰论坛在浙江杭州隆重召开。来自全球53个国家和地区的165家海外华文媒体负责人、知名侨领和专家学者逾300人参加论坛。

本届论坛由人民日报社、浙江省人民政府指导,人民日报海外版、杭州市人民政府主办,人民日报海外网、杭州市人民政府外事侨务办公室、中共杭州市委对外宣传办公室承办。

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

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5月9日在京成立,任贤良当选为会长,马云、马化腾、刘强东、田舒斌、李彦宏、叶蓁蓁等14人当选为副会长。

当选中国网络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的6人,均为国内互联网行业的头面人物。其中,马云是阿里巴巴集团主要创始人,现担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化腾是腾讯公司主要创办人之一,现任腾讯公司控股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现任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执行官;田舒斌现任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总裁;李彦宏是百度公司创始人,现任百度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叶蓁蓁现任人民网总裁。

责编:刘素素、张振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