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远晴:在众生喧哗的信息时代如何赢得读者信任

2017-09-05 13:13:00来源:海外网
字号:
摘要:在5日下午的分论坛融合论坛现场,“侠客岛”负责人张远晴发表演讲,就在众生喧哗的信息时代,作为一个媒体人如何让大家相信这一的问题发表了意见。张远晴表示,做新媒体需要表达新颖、角度独特、标题一定要巧,且一定要把立场站稳。

blob.png

张远晴

海外网9月5日电 9月5日上午,第二届海外华文新媒体高峰论坛在成都举行,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家华文媒体,超过300人出席盛会。本次会议由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共四川省委外宣办主办,人民日报海外网、中共成都市委外宣办承办,成都创新创业示范基地党工委(管委会)协办,与会嘉宾围绕“一带一路与海外华文新媒体”这一主题,就“一带一路”战略下,海外华文新媒体遇到怎样的新机遇进行了广泛交流和深入探讨。

在5日下午的分论坛融合论坛现场,“侠客岛”负责人张远晴发表演讲,就在众生喧哗的信息时代,作为一个媒体人如何让大家相信这一的问题发表了意见。

张远晴表示,做新媒体需要表达新颖、角度独特、标题一定要巧,且一定要把立场站稳。他还指出,做新媒体,最重要的思维转变就是从原来的单向的写作思维,转化为立体品牌运营的思维。

就在众生喧哗的时代你怎么回应读者的问题,张远晴总结出三个“态”字。第一是态度,“我不希望你同意我所有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表达的权利”;第二是心态,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第三是姿态,有一种持中守正的姿态,就是在这么一个纷繁复杂的舆论圈里面要保持一种客观理性,才能获得一个党媒给大家一个基本的格调的认知,还有大家的尊重。

以下为文字实录:

非常感谢大家,非常荣幸来到成都,今天给大家分享侠客岛这三年做的事。今天分享的主题是在众生喧哗的信息时代,我们作为一个媒体人如何让大家相信我们,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我们现在常见的是每个人都有一个手机,每个人都通过手机获取信息。每个人都通过手机成为自己手机的奴隶,这是我们现在接受信息很不一样的方式。我们可以用一个非常形象的图形来表示,之前是一个三角形的权力结构,上面是最高的权威顶点,现在是一个平面的结构,每个人在自己的手机里面寻找朋友圈,寻找自己的来源,所以我们现在看到手机上的资讯成为我们最大的一个新闻来源,这也是让我们现在作为一些媒体人,最需要占领手机端,把更多的一些资讯要让大家通过手机阅读到,这是我们现在比较紧迫的问题。

分享一下托克维尔的一本书叫《论美国的民主》,当时他说在美国民主时代的到来,整个传播的权威和信息的民主会产生一个大变革,现在我们看互联网时代就是一个民主的时代。就是一个扁平化传播的时代,当时他说身份趋于平稳,以前每个都是一个投票的公民,现在每个人都是自己手机上一个平等的网民,现在都以网民的形象出现,大家意见对每个个人的精神发生巨大的压力。我们更多的态度,我们对这个新闻事件态度的判断更多来自于我们的朋友圈,来自于身边的朋友对信息的判断。这主要来自于社会的组织本身,而很少来自政治法令。

作为我们党媒的工作者,面对这么多人每天翻手机,每天在手机里面找信息,他们对我们传播媒体人来说会产生一个天然的问题,就是我凭什么要相信你,这可能是我们现在做新媒体,做传统媒体,碰到的非常现实的问题。你面对读者的时候他会反问你一句,我凭什么相信你给我的内容,这是我们现在必须解决的问题。我们常说在舆论场里面,会出现官方和民间两种不同的立场,而且这两种不同的立场有时候是非常尖锐的对比,这是我们现在中国出现的非常严峻的一个舆论场上的非常可能,而且是非常严峻的现象。

所以我们也在做一些改变,尤其是在党媒的系统里面,我们在想在这样一个传播的时代,在平民化的传播时代,社群化、平民化的传播时代,我们怎么样利用党媒的资源,怎么样做好我们的新媒体,怎么样让更多的新闻资讯进入到手机端,而且让大家相信你,愿意听你的话,愿意分享你对新闻的判断价值。

我们在2014年2月份推出了新媒体侠客岛,在一个礼拜以后推动另一个新媒体叫学习小组,现在都在我这边做运营。跟原来的机构传播不一样,我们常见的是人民日报发表一篇社论,新华社发表一篇报告文学,这种方式是我们常见的机构的传播,这种传播常常给人一种权威感,但是也给人一种距离感。现在每个人都看自己的手机,从手机看新闻资讯的时代,这种传播方式往往会产生一种隔阂,我们就开始尝试在大家的手机端给大家讲新闻的形象,所以就有一个岛叔和岛妹的形象。我们团队里面几个年轻人都很年轻,有两个89年的,现在还有三个90年的,新进了几个年轻人,这样整个团队就形成了兼职加全职的运营队伍。

我们怎么做新媒体?怎么把这个岛叔与岛妹的形象立体化,要做得血肉丰满,而且要跟大家近距离的人格化,产生一种情感化的传播?这是现在我们迫切需要做的,所以我们做了一些表达上的尝试,比如说表达要新颖,这是非常简单的,但是做起来是不容易的。

另一个是角度独特,在很多人纷纷挤上去做一个新闻解读的时候,你怎么样从里面突围而出,最主要是让大家感受到不同的角度,这个角度要非常独特。

第三个是标题一定要巧。现在是一个读题的时代,我们常常说很讨厌标题党,实际上标题党有一定的意义,每个人翻开手机这么多信息,这个标题成为你招揽客户的招牌。在新媒体的阅读里,我们不能做四平八稳的标题,而且有时候标题一定要有特色,我们常常会花几十分钟一个小时时间讨论一篇文章的标题,为了是让大家第一眼有阅读的兴趣,这是标题要做得巧。

最后一个是我们一定要把立场站稳,这是对我们党报工作者来说,尤其是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你怎么样引导这样一个敏感的话题,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点。你的立场一定要站得非常稳,你的立场到底站在哪一边,站在党中央和政府的这边引导舆论,还是站在反对面,这就会产生截然不同的舆论效果。

另外想分享一下,现在做新媒体最重要的一个思维的转变,常常有人说做新媒体跟传统媒体有一个怎样的思维转变,最重要的是从原来写作的思维转化为品牌的思维。原来我们写作的思维是大家写了一篇文章,采访完了以后,传播就结束了。但实际上我们现在对于新媒体的运营来说,要树立一个更加立体的长线传播的思维。也就是说我发了这个文章以后,我要照顾读者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反馈,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读者的反馈对我新媒体的品牌来说,会形成一个正面的效应还是负面的评判,这对我的整体的品牌,接下来一个形象的塑造,还有接下来的运营都会产生重大影响。所以我们说做新媒体,最重要的思维转变就是从原来的单向的写作思维,转化为立体品牌运营的思维,所以我们在品牌运营的方面也做了一些探索。

这个很简单,我们运用人民日报无处不在的记者资源,为我所用塑造一个侠客岛岛叔与岛妹无处不在的现象,这是我们在去年发起的全世界的各地的岛叔岛妹,其实是《人民日报》的记者,给大家祝福新年快乐。

另外我们要打造一个访谈系列的下课风云会。上次我们请吴京做了一个线上的沙龙。之前达康书记最火的时候,应该是党媒里面最早采访的达康书记,做了一个视频。我们在美国采访了傅高义先生,他写邓小平先生,他当时对录了一段侠客岛新年好。另外我们也采访了河北省委书记赵克志,他也是我们侠客岛的岛友。另外我们把侠客岛当作一个平台,这个平台既然已经形成了一个品牌优势,我们就跟其他品牌做一个联合,这是经济ke的栏目,这是人民日报旗下的一个财经杂志,中国经济周刊,跟他一起合作推的一个财经类的话题,财经类的话题比较专业,对记者要求比较高,对侠客岛来说,我们这个团队主要是做时政新闻为主,财经类是我们的短板,通过品牌的结合我们迅速获得财经领域的话语权,还有财经领域的知名度。

回到刚刚的问题,在众生喧哗的时代不是我说你的声音高大家就能听到,即便大家听到也不一定相信你,其次也不会因为你是人民日报的声音,大家都会高看你一眼。在舆论场里面,之所以很多的声音会冠以人民日报的冒号,或者是党媒冒号,是因为这个独特的声音,但是你这个独特的声音传播出去是什么样的效果?是正面的反馈还是负面的反馈,这不是我们能自主的。又回到刚刚的问题,在众生喧哗的时代你怎么回应大家的问题,就是我凭什么相信你,经过我刚刚的一些尝试,可以总结出三个“态”字。

一个是态度,我不希望你同意我所有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表达的权利。

第二是心态,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很多人觉得我们观点不够激烈,我们作为一个党媒来说,我们不可能这么激进的表达一些观点。

第三是姿态,有一种守正持中的姿态,这是现在社长对我们人民日报的基本要求,就是在这么一个纷繁复杂的舆论圈里面要保持一种客观理性,才能获得一个党媒给大家一个基本的格调的认知,还有大家对你的尊重。

最后,我们做了这三年的尝试,我们也提出侠客岛的口号,侠客岛三年里在舆论场引起不小的影响,在座有不少华文媒体的同仁,引用和关注我们的很多,我们提出一个小的口号,要做中国权威时政的新媒体,在接下来的道路里面希望被大家记住并得到支持,谢谢!

关注“海外网”微信公号,浏览更多论坛精彩内容

二维码.jpg



责编:夏丽娟、童芳

  • 路过

新闻热图

海外网评

文娱看点

国家频道精选

新闻排行